苦勸丈夫戒賭無果的劉瑩(化名)很苦惱 華商報記者 於卓 攝
  夫妻倆16年一路走來,經歷過共同創業的艱辛,也享受過平淡日子中的甜蜜,40歲的妻子劉瑩很珍惜這“平平淡淡的幸福”。可去年丈夫趙虎迷上賭博,劉瑩想盡辦法試圖輓回,卻換來丈夫再次遞上的“凈身出戶”離婚協議書。該怎樣輓救“賭徒丈夫”?劉瑩心裡充滿無奈與無助。
  白手起家在西安開汽修廠
  “我們是在老家河南經人介紹認識的,一晃16年過去了,孩子都15歲了。”劉瑩說,婚後的生活平平淡淡,即便在家中甚至找不出一張夫妻二人的合影,但劉瑩覺得這沒什麼。她說:“我覺得最大的幸福,就是一家三口好好地在一起。”
  2000年,為了生計,趙虎隻身一人從河南老家來到西安,在一家汽修廠當學徒工。三年後,趙虎出師,便在紅廟坡附近開了一家汽車修理廠。“之後他把我們娘倆也接到了西安。”劉瑩說,“那段創業時光雖然辛苦但卻幸福,他每天修車,我給他洗衣服做飯,有時還會幫著去汽配城買些配件,晚上回家了我們就暢想著將來能在西安扎下根。”
  “不到一小時輸了一萬元”
  如今,夫妻二人的汽車修理廠已走上了正軌,他們買了房、買了車,日子越過越好。可沒想到的是,去年趙虎迷上了賭博。
  “其實以前丈夫也會打打撲克牌、挖坑,打得也不大,也就三五元,我也就權當是讓他放鬆一下。去年他開始打麻將,從10元20元到50元、100元,我勸他打小一點,可他說打的小不刺激。”最近趙虎不打麻將了,又玩起了推對子,玩得特別大,劉瑩說:“有次他說不到一小時就輸了一萬元。”
  而汽修廠也因為趙虎迷上賭博生意越來越差。“晚上一打就是一通宵,白天就窩在店里睡覺,顧客也不怎麼搭理。”劉瑩說,“以前月入萬把塊,現在只夠維持家用。”孩子也對這個家庭極其失望,“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房子里,也不和我們交流。”劉瑩說。
  多次寫保證書卻沒什麼用
  為了阻止趙虎越陷越深,她多次跟蹤丈夫,然後報警稱有人賭博,可公安查完,他又換別的地方。
  “我給好多在西安的老鄉打電話,讓他們勸勸趙虎,每次趙虎都保證再也不賭了,可沒過兩天又出門了。”劉瑩說,“這一年來,光保證書就寫了好多份,可根本沒用。”記者看到這些保證書,幾乎每一封的大意都是“以後再也不打牌了,如果再打牌就凈身出戶”。
  而昨日,劉瑩又收到了趙虎起草的離婚協議書,要求凈身出戶。“這已是一年來的第三份離婚協議書了。”劉瑩說:“他現在回家也越來越少了,每次都嫌我管著他,說想要自由。我不想離婚,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輓救這個家,輓救我的丈夫。”
  專家:賭博成癮需心理治療
  “趙虎已產生賭癮。”陝西陽光心理研究所副所長胡寶華稱:“他明白賭博的危害性,並深知賭博不可能發家致富。可他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,這就是賭癮造成的。現在光靠家屬苦口婆心講道理已經沒有用了,因為賭徒往往都清楚賭博的危害,只是管不住自己。”
  對於劉瑩的無奈,胡寶華說:“好賭的人,家庭更不能放任不管,否則他會越陷越深,最後反而會增加他戒賭的難度。”胡寶華說,但也不能管得太緊,這樣容易滋生更多矛盾,讓他更加放縱。
  “現在想要輓回,必須系統地對其心理干預和治療,讓他找到新的刺激點,轉移對賭博的‘註意力’,這需要家庭和心理治療機構共同努力。”胡寶華說。
  對話丈夫趙虎
  “很愛妻子,誰要欺負她,我會拼命”
  昨日,華商報記者在紅廟坡附近劉瑩家的汽修廠見到了36歲的趙虎,一身油漬,皮膚曬得黝黑。
  華商報:打牌能給你帶來快樂?
  趙虎:挺刺激的,手氣好還能贏一些錢。
  華商報:輸得多還是贏得多?
  趙虎:肯定是輸得多,最近能輸個五六萬元吧。
  華商報:那怎麼不想著收手,好好過日子?
  趙虎:今天輸了明天就想贏回來,可是還是輸,就想著賠進去那麼多錢,一定要贏回來才收手。
  華商報:你還愛你妻子嗎?
  趙虎:愛,她是我的親人,誰要是欺負她,我會第一個衝上去和他拼命!
  華商報:那為什麼還要寫離婚協議書呢?
  趙虎:現在掙的錢都是下苦錢。我想和她分開一年,好好掙上一年的錢,再和她復婚,可她老管著我。
  華商報:是通過賭博掙大錢嗎?
  對於最後這個問題,趙虎沉默了,沒有回答。
  (為保護當事人隱私,文中當事人為化名)
  華商報記者謝濤
  (原標題:拿什麼拯救你我的“賭徒丈夫”(圖))
創作者介紹

bb00bbznl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